my FUTURE


下午四点,天气闷热,心情平稳,因为我做了最后的决定,清楚未来的路要如何走下去。

在今天下午两点之前,我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,认为今年能进Architecture School对我是件好事,虽然很多人不赞同我的做法,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任务,(真的是觉得,一旦我决定的东西,任何事都阻挡不了我)。早上复印了UM的申请表格,我的所有成绩文凭,把所有文件拿去给有资格的人批准,只差还没买wang pos,打算上了法文课,就过去买,然后寄了。整节的法文课,没听进半点东西,一直忙着检查我的所有文件。上完课,马上冲去Kolej 1 Post Office买wang pos.拿了号码排队,没事做,就在那时,开始想很多东西……回顾这两个礼拜,我所付出的努力,为了进UM Architecture Course,我打了电话给Head of Department Architecture,还亲自转了很多趟火车和巴士去到UM的HEP,Administration, Bendahari,and Faculty Built Environment打听一切。所有人给我答案是“IMPOSSIBLE!”, "This is not our authority! You should apply through UPU." 回来后,进了UPU网站,根本就只开放给STPM2009的学生而已,打了电话给他们,他们给我的答案是“Awak cuba mohon pada tahun depan lah!”,也去了BSN偷偷买pin no(STPM Students必须要有pin no 才能通过UPU申请大学),但他们说“pin no hanya layak kpd sesiapa yg STPM 2009”,心都碎了,但还是很固执,再想办法!总会有转机的!我去了UPM的 HEP Acedemic Department问事情是否有转机,他们说:“Tidak digalakkan!”, 受打击,真的累了!还想放弃。 黄天不负有心人,UM突然开放了一个新消息,只要download下来那表格就可以直接申请,但这表格其实只给SPM的学生申请,不管啦!去试试吧!我还写了信给MPM(Majlis Peperiksaan Malaysia)要回我的STPM Sijil.势在必行!!!

等着。。。等着。。。当要叫到我的号码时,我突然起身,走到垃圾桶旁,把那张号码往里面丢了,走了出来。因为突然想起……
阿松说:“你先做工先!”
我:“远和虹也这么说!我是不是要进Architect Firm做先?”
松:“不一定,做什么都行。做了工在打算要不要继续。你看!你读出来都30岁了,什么LJ工作经验都没有,那里行???”
其实,当所有人跟我这么说时,我一点都没有要回心转意,一直要去碰钉子就是了,搞到我遍体鳞伤,每天都在压力和失望中度过。我一直没想要做一年的工是因为我出来就31了,推迟我成功的时间。

直到要post文件的那一刹那,我的心情突然平静,然后离开,不是我退缩了,是因为我醒了!想通了!我选择做工先,一年后在回来报名,只要我真的喜欢,真的有天分,年龄不是问题。出来31岁又如何?它跟30岁只差一年,根本就没差!但是,如果我有一年的工作经验,我跟其他的graduate students就不同,因为我不但是Triple major student,而且又是Master student,又有工作经验!我相信我用这么多年来努力,上天绝对不会让我白过!

下午五点十五分,面对现实吧!丽仪!加油 完=)

p/s:感谢这段时间奕娴给我的意见,棣惠给我的鼓励,志亮的给我的加油!如果以后我成为有名的Architect,我免费帮你们设计你们的家!^^

4 fashionists:

Ti Hooi 说...

其实做什么东西都没有晚不晚的问题吧,如果我三十岁结婚,三十二岁就离开这个世界的话,那么就很晚了,但是如果我八十岁才走呢?那么我有五十年的婚姻耶~所以,有时候我觉得很难为人生道路去定义是不是太晚或太早。
我们不是一定会成功的,只求尽力就好。=)而且,人生中的可能性太多了,何必为自己设限?

MaX 说...

好彩你没有执着,想开了时间好事。我认为你可以先做工,过后再规划!=)

两粒米 说...

当你做了决定,就不要犹豫了。决定没有对与错,就像我告诉你的,做自己想做的事,如果不知道要怎么下决定,就等着,等到你清晰的一刻。

我26岁,也不见得事业有多么成功,可是我在享受着工作给予的快乐。依然相信,工作与快乐可以并存,前提是,做自己想做的。

Mieko Boss 说...

哦!可爱的两粒米,看到你真surprise!
有理,做自己想做的,人生才没有白活……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