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K, made me exhausted!

会去爬Mt Kinabalu,可说是潜意识在呼唤我。记得六年级的那一年,我的英文老师向我们全班炫耀他成功登上那个Mt Kinabalu,还有certificate证明。让我羡慕不已。也许,就是那一次的刺激下,十五年后,我也不负自己的愿望成功的登顶。潜意识的力量可真的不能小看,要不是那位老师的‘串’样,我想我也不会爽快的答应一年前的邀约。

有很多人都吓唬我,要去爬KK,一定要在前一年就要开始训练,不然你绝对上不了。说老实话,我只做了两次的训练。那就是去爬Borga Hill and Gunung Datuk. 那是因为我本身有维持运动的习惯,所以stamina绝对不是问题。只不过是最近在跑步时,增加重量,长度和速度。踏脚车增加难度和时间。游泳增加憋气时间。虽然如此,但当我要冒着冷风和无止境的岩石往上爬时,还真的是寸步难行。所以要去爬山的朋友们,请不要低估这项运动,没有足够的体力和肺腑量,你肯定会觉得每一步都是煎熬。

还记得飞机要起飞前往Sabah的那一晚,我还在为我的工作埋头苦干,根本拿不出时间来收拾行李。眼角掉这泪,想放弃此行。朋友打了通电话给我,“快去整理行李啦!”,看一看时钟,不知不觉我已做到十一点多。把所有工作的action plan交代完毕后,我带着疲惫的心情胡乱的收拾行李。只是pack了一小袋的衣服,一件jacket,一件挡风衣,一些巧克力和一些药。就这样我要与登山了。隔天上飞机时,所有人大包小包的,大家都问我,“你的行李就只有这样?”,“Yup!” 结果,在前往的当儿,被这些猪朋狗友酸。“丽仪,什么都没有,有的就是钱!她是去到那里才买的。”

来到Sabah,那儿的有一种食物是我们西马没有的,那就是生肉面。其实就是一碗干捞面加一碗用新鲜猪肉煮成的汤。面呢~不愿置评,也许不适合我的口味。汤呢~赞!猪肉煮得刚刚好,入口极化。买了顶冷帽防身,当然也买双“Kampung Adidas”,价值RM5.90,非常grip!一路陪这我上下山,让我不怕不怕!买完东西,我们当然要去拜拜,向菩萨保佑:“明天攻顶,五度,没有乌。”

登山前,我们去了Cow Farm. 空气非常清醒,风景可媲美纽西兰。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尽在眼前。肥壮的乳牛在草原吃草。Mt Kinabalu就在后头,帅帅的挺立在那儿。我们大伙儿还真的在这里拍了不少照片。不忘来张“那些年”。好期待Fedelis的照片。

休息一晚后,早晨830am正式出发。起初大家的兴致勃勃,速度稍快的前进,在15分钟后,Fion转不过气,突然停了下来,要求我们先走。结果,WeeChen, Max, LV, Kim, Fedelis 和我, 就与Fion, Liang 和 Alan脱队了。变成两对各自出发前往Laban Rata (3,263M)。有两条路个上Laban Rata。Either Timpohon (6KM) or Mesilau (8KM). 我们选择了Mesilau Trail。勇者!感谢LV作出这么看得起我们的决定,让我们一路上有看不完的风景,说不完的鸟话。就这么的一步一步的往Laban Rata前进。一路上你可以看到猪笼草,many kinds of paku pakis,“中国树”,water fall, 还有glacier from top. 美景尽收。0.5KM, 1KM, 2KM, 4KM......7.5KM.不知不觉,爬着爬着,三点半我们六条水完成了七点五公里的路程,成功到达Laban Rata。老实说,我觉得还好,只不过是用掉我的stamina,还没有开始启动我的意志力。 可是有件事必须提,8'c-12'c的Laban Rata, 竟然没有热水器。Alamak!我硬着头皮要洗澡,那水接近冰点,冲出来的后果是脸青唇白,发抖~毕生难忘的经验。

在我要去吃晚餐的当儿,我看见我们的队友Liang and Fion。他们也成功的到达Laban Rata. 吃完晚餐,大家冬眠。130am再次醒来。准备攻顶。这段旅程大约2.5KM,也是最艰难的部分,没有意志力,高山症都爬不上。上面已经没有植物,空气稀薄,险峻只能握绳子,寒冷加大风吹。在这段爬的路程中,我也想要放弃过,但我不懂要如何放弃,上也不是,下也不是。可说是骑虎难下。我完全不敢往后看,看下去,就只有深渊的山谷。用尽我最大的意志力,潜意识的在走而已。我不停不停的催眠自己,“不冷,不冷,这段路只不过是从Genting Ria Resort 走到Genting Hotel 而已。”无止境的岩石在眼前,拼命告诉自己,“我在Sahara, I'm the survival...” 就这样无言乱语,在这同时Weechen & Fedelis也及时赶上。我们就这样到达了Low Peak (4.095M)下面。天边出现微微的桃红色,太阳就快要出来了!Fedelis和我二话不说马上往peak攻。Fedelis完全是跳着上去,一下子就不见人影。我怕跌,所以一脚一脚的往上攀岩。准准6点我到达顶端,一切都值得,上天创造这种奇景是世人无法效仿。深山气势滂沱,崇山峻岭。太阳也在这时候刚刚升起,无论多冷,我都脱下我的手套,拿起我的iPhone, 拍下难得的这一刻。Fedelis,我们的专业摄影师,更不用说,早已找个好位置stand by 好好,拍下这经典的画面。接下来,WeeChen,LV,Kim, Max, Liang, Fion 也跟着上来。抵挡不了它的寒冷,我快快下山咯……感谢Max借我一件厚厚的寒衣,要不然,我绝对上不了。


再次下回Laban Rata,实在太饿了,急急忙忙的吃个早餐,也匆匆忙忙的下山,大约下午两点四十分我们就到达山低。因为lunch在呼唤着我们,哈哈哈哈……

经过两天extreme's activity后,我真的软车。简直是绵了。目前情况非常虚弱。上吐下泻,连看memu都会吐。不能走,不能吃,不能讲话。尽存手指尖点点的力气,记载这段刻骨铭心之旅。

p/s: 至于照片,过后只能hyperlink to Fedelis's blog or facebook.


3 fashionists:

Mayshin Soo 说...

我有一个意志坚强的推动者,推我这个没运动没寒衣的人攻顶。哈哈,我只有两件sweater加手套和冷帽。到现在,印象最深刻的其实是下山,痛到要断掉的双脚和扶拐杖扶到起水泡的手掌,还有最后到timpohon gate前看见熟悉的小瀑布忍不住泪崩。mersilau真的很花时间哦,有运动的人都要三点才上得去。我从timpohon慢慢上,大概十二点多就到了。

nolwenn 说...

写得很仔细:)我们终于都完成任务了 ~~ 好像不是真的……

身体好一点了吗?

Mieko Boss 说...

慢慢复原。。。

发表评论